那么投吧

2018-06-11 16:44

基本上我们的周期是七年,七年一个小周期,十四年一个大周期,基本上是这样。所以认识到这个非常非常重要,为什么呢?意识到这是个短期情况,你不能拿长期的办法来治。我觉得我们现在老是把短期和长期混在一起,所以呢,就老找不对,比方说我们现在派督导组去督导,督导银行放贷,你放不出去,人家就不借钱,他对未来没信心。

民间投资问题,急哄哄地去督导,你督导一圈,如果这些银行硬塞钱给这些民营企业,又会出现4万亿,那时候4万亿就是这样的,包括温州,温州其实是发生金融危机了,好多老板跑路,其实就是金融危机嘛。那老板表示,我当时不想投资啊,是你银行跑到我门前,你必须投,我给你多少钱,老板也整不明白,既然政府让我们投,那么投吧,最后都亏掉了。不能再干这种事了。

所以你看银行不给中小企业,不给民营企业贷款,这是个长期的东西,不是说今年才开始的,它长期就是这样的。所以你想拿一个长期的办法治我们短期的问题怎么能行呢?你一定要找到一个短期的办法来,短期的办法是什么呢?在目前来看,民间不愿意投资了,国有企业投资基本上是浪费性的,居民消费也不可能飞速的增长,如果让它飞速增长,那就是积累债务,什么零首付,搞这些东西,这是有一定的危险度的。

编者按:2016年来,中国民间投资断崖式下滑。下滑的原因是什么?怎么应对?记者专访了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姚洋教授。

记者:今年以来中国民间投资断崖式下滑,统计局显示1到5月份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3%点多。有报告指出5、6月份可能民间投资增速已经是零了。您觉得什么因素造成了民间对未来投资信心不足,不敢投资了?最核心的一个因素是什么?

李克强总理提出三个一亿,一亿已经进城人的户籍问题,他既然有了户籍,那你就给他住房。还有一亿的棚户区改造问题,需要住房。还有一亿新增进城人口城市化问题,也需要住房。我就不相信我们这三亿人摆在这里,我们的房子真有剩余?不太可能有剩余!你七亿的库存除以三亿,人均才两平米,你怎么可能有过剩库存呢?这是不太可能的。关键这是个结构问题,结构问题怎么去解决呢?政府去干,这反正是全社会的钱,只不过重新做一下分配,谁来承担这个成本呢?未来出生的孩子们承担。

中国从1992年开始到现在,有两个大的周期,四个小的周期,一波上去下来再上去再下来。第一个上升期是1992年到1997年,邓小平南巡到1997年亚洲金融[0.00%]危机有个飞速增长,1998年到2003年通货紧缩、衰退,当时中国是衰退,还有一定的增长,但是明显的是衰退,通缩。2003年底2004年,我们又开始一波新的增长,这一波增长稍微持续时间长一点。本来2009年应该跌下来,因为2008年金融危机,但是四万亿让我们延长了时间,一直延长到2010年,2010年开始下降,2012年之后我们明显开始下降,通缩。从2012年开始我们大概进入一个下降期,现在处于衰退期的底部。

姚洋:我觉得民间投资增速下降,最重要的原因还是经济周期在起作用。我们现在处于一个经济周期的底部,我们一直不承认我们有经济周期,这是很大的问题。哪有一个经济体没有经济周期的?

现在唯一的选择就是政府加杠杆,政府赤字再扩大一点。在这种关键的时候,3%太低,我觉得短期扩大到5%到6%,不是说我们长期5%到6%,让地方政府发一点国债。然后国债可以做两方面事情,一方面是地方政府进行投资,另一方面地方政府去购买过剩的库存,我们的房地产库存那么多,地方政府去买,买进来,买进来然后低价卖给老百姓。还有那么多老百姓需要改善住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