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处水泥小金库有十多平方米

2018-06-11 16:45

李成田、李成埔家族总结了业务迅速发展壮大的原因:信局允许高级职员用红利入股做股东,收购其他大小信局壮大规模,雇佣家族有血缘的青壮年为派送员,避免发生卷款逃跑,在匪患严重的年代,这是信誉的象征。

老厝除了底座是石块垒成,墙体都是坚固的“三合土”。大门左侧一间由钢筋混凝土筑成,是原来信局放钱的地方,为防土匪用了水泥墙,原来还有扇铁门。这处水泥小金库有十多平方米,由木板隔出两层。老厝有十个房间,很多房间之间的阁楼是相通的,主要是为了防盗。老厝还配有炮楼,炮楼上布着枪眼,还可瞭望侦察。

源兴信局主营菲律宾、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的侨批业务,在厦门、泉州市区及南安梅山均有设点。“往东南亚地区发展,与祖籍梅山的李光前家族应该很有关系。”刘伯孳认为,李光前家族在上世纪30年代左右正在壮大发展,许多工人来自家乡梅山及附近区域,源兴信局就是抓住了这样的机会。

源兴信局因为经营灵活,1957年转为集体所有制,后来国家取消侨批业,为国家银行接管。王顺兴信局、天一信局等“老前辈”都没能挨过的困难,源兴信局挺过去了。

背着沉重的褡裢,内装银元的派送员,每日要跑腿近百里。为躲劫匪,他们有时要化装成内山农民,有时扮成小贩,有时要肩挑一担银元,从泉州步行到洪濑、梅山。有的派送员怕途中遇到老虎,还要带一面铜锣,以备敲锣喝退。

族人记载,有据可查的是,源兴信局的派送员遭匪徒杀身的有8人。但动荡年代,为了养家糊口,不少年轻人愿意铤而走险。这些派送员的收入还不错,比务农要高些,撑到上世纪50年代左右,他们的待遇和国家银行职员相同,甚至还有退休金呢。

大约四五年前,老厝失修,后人也搬离一空。去年台风时,四五间房屋的屋檐不同程度受损。三合土的墙体经不起雨水,逐渐有越来越多的裂缝。这里不是文物保护单位,后人也没有修缮老厝的计划,人去楼空的信局老厝不知道能坚持多久。(记者 吴月芳 吕波 文/图)

民国初年,南安梅山的李引贵开设了捷兴信局,受资金拖累停业。1931年长子李成田和次子李成埔复兴了信局,更名为源兴信局。不过为了保证信局在海外的声誉,银行汇票上仍然沿用“捷兴”。刘伯孳展示的这封侨批,背后还有李成田的印章。